爸爸多年來捻花惹草!最近他「正式跟媽媽提出離婚」 我笑笑拿出一份親子鑑定「作為他的離婚禮物」

我爸和我媽離婚那天,我送給我爸一件離婚禮物,是一份親子鑒定報告 。

那年,是我考完大學結束之後沒幾天,風和日麗,我媽媽和我爸爸去戶政事務所辦了離婚。

我拉著我媽媽在家門口等了一會。直到看到我爸挽著他的情人,高高興興的出現在我面前。我爸爸要來把剩下的東西全拿走。

剛進門,小媽陳夢滿是膠原蛋白的臉立馬漏出嘲諷的表情:「謝謝你啊,姐姐,謝謝你把劉超讓給我。」

看見我媽媽黯然神傷的表情,陳夢又開始說道:「舊情難忘嗎?可惜,你們現在沒有關係了。」

陳夢看我和媽媽都沒有說話,似乎明白我們都好欺負,接著又說:

「你說你賤不賤啊?這麼多年死纏爛打,死活不肯離婚,現在還不是離了嗎?」

「不過,我可警告你啊,我和劉超現在是一家人了,我們已經組建了家庭,麻煩你以後就跟死了一樣,別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媽和陳夢比起來,真算得上是人老珠黃,這讓她更難堪。

示意圖來源:《夫婦的世界》劇照

我爸和我媽夫妻二十多年,此時此刻,對這個為他生了兩個女兒,操持家事的女人沒有半點憐惜,任由我媽媽被陳夢欺辱嘲笑,甚至還落井下石:

「寶貝,你開什麼玩笑,我不可能和這個黃臉婆有聯繫,你可是給我生兒子的人,我是珍惜你的啊。」

沉默嬌羞的在我爸爸胸口戳了一下說:「你知道就好,我和兒子受了這麼多年委屈,你可要好好補償我。」

是的,我爸這麼多年花草不斷,早就出軌了 。跟我爸爸好過的女子,我十個手指頭都數不過來,而陳夢是這幾年又聯繫上的,拉著一個跟妹妹差不多大的兒子。

我爸的重男輕女思想早已根深蒂固,這中間也有爺爺奶奶的功勞他們做夢都想要個孫子,甚至在我剛出生下來,要拿我去換人家的兒子。更別提妹妹,箇中委屈,我們自己知道。

陳夢臉上儘是得意:「姐姐,我還是希望你能幸福,找個有錢的老頭,再嫁一回。」

我爸爸跟著呵呵笑了起來,他那快五十歲的臉上,盡顯年輕,看起來跟這個小他十歲的陳夢相差無幾。這都是我媽用自己的青春換來的,卻被我爸爸無情的踐踏了。

我握緊媽媽顫抖的說,從桌子上拿出一個文件袋,遞到我爸爸面前:「離婚禮物。」

爸爸顯然愣了一下,隨即說道:「我和媽媽雖然離婚了,但是這個和你沒什麼關係,你依然是我的女兒。現在你也18歲了,不需要我這個爸爸了,我將來不求你為我養老,只求你能經常來看看我。」

他突然的這麼深情讓我有些於心不忍,想要抽回手中的那個檔案袋。

爸爸沒有感覺到我的猶豫,還是把文件袋抽了過去。

「還有妹妹,我永遠愛你們。」他一邊說一邊拆開了檔案袋,那個表情瞬間凝固。

親子鑒定報告上面寫的很清楚,他和小情人生的引以為傲的兒子,和他並不存在親子關係。

看到爸爸這個表情,我滿意的笑了笑:「你可真是大好人啊,這麼多年,還給他買了套別墅,你這個當現成爸當的好啊。」

說完,我拉著媽媽的手一起進了房間。

「這不可能,不可能。」我聽見爸爸歇斯底裡的大叫聲和打雜物品聲從客廳傳到房間。

我透過門縫看見他直挺挺的往後倒去,急得陳夢大聲呼喊:「老劉,老劉,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爸爸一激動,直接中風了。

看來,我這個親生女兒拿出來的親子鑒定報告,讓我這個爸爸更信服。

我看著陳夢將劉超扶著離開了我家,留下那幾張親子鑒定報告安靜的躺在客廳的地板上。

我有多心疼媽媽,就有多恨劉超(是的,好幾年前,我就不願再叫他爸爸,寧可直呼他本名)。

這樣的男人,就是典型的鳳凰男。

農村的出身,窮的揭不開鍋,家裡唯一一個讀書人,家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舉全家之力供他讀書,最終不負眾望考上了好大學。

畢業之後的他再也不想回到窮困潦倒的農村,再也不想過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於是就盯上了我媽。

我外公外婆是老師,家庭條件還不錯。我媽本就沒有主心骨,很快就淪陷在我爸的花言巧語裡面。

在我外婆的幫助下,兩個人在城裡安家落戶。

外公外婆都是強勢之人,這麼多年也是勉強維繫著婚姻。

待我媽媽結婚之後,外公外婆選擇和平分手,各自生活。

這點讓本就農村意識強烈的爸爸多少有些瞧不起沒有家庭支撐的媽媽。

我媽媽懷上我之後,劉超就以照顧我媽媽為由,將遠在農村的爺爺奶奶接了過來。

他們本就精明算計,見我媽沒人撐腰,更是想方設法的欺負。再加上我的出生,對我媽更是沒個好臉色。

過慣城市生活的爺爺奶奶也沒有回農村的打算,爸爸每個月的收入要麼都給奶奶,要麼自己留著,我媽媽只能不斷的去外婆那尋求接濟 。

我爸爸工作中沒有人緣,為人處世更不擅長,把公司上下人員全部得罪,被公司排擠到隔壁市工作,這也造成了他長年沒有回家,35歲那年,因為工作上的吃拿卡要,被公司辭退,在家躺了半年,在我媽媽的支持下開始創業。

丁一,住建局的一個小主管,和我爸爸一樣也是個不擅長溝通的人,兩個臭味相投的人在我爸爸不要臉的拍馬屁之下,走到了一起。

丁一便利用他的職務之便經常為劉超提供信息,劉超用丁一的名號拉攏對方,權利之下,利潤平分,生意也慢慢有些起色。

有錢之後的爸爸完全放飛自我,經常夜不歸宿,對媽媽更是長期保持冷戰。

爺爺奶奶的態度讓爸爸也跟風一樣的看不起媽媽,媽媽只能處處忍讓,勉強維持到妹妹的出生。爺爺奶奶看又是個女兒,更是說話含沙射影,變本加厲。

冷戰和.家.暴.,讓媽媽也想過離婚,因為我和妹妹又忍了下來。但是爸爸卻依然不滿足,經常夜不歸宿,回家也只是折磨媽媽和我,逼媽媽同意離婚。

即便如此,媽媽依然像個保姆一樣的伺候爺爺奶奶。

大考結束,我沒有繼續讀書,在我的強烈鼓勵下,媽媽選擇放手。

心軟的媽媽依然站在爸爸的立場為他考慮,沒有要求分割他的財產和公司,只要了外婆為她買的這間三房一廳的房子。

離婚之後,劉超開始承諾的生活費也從沒有給過一分,媽媽也不再要。

媽媽的收入和我家政公司的收入維持著我們的生活和妹妹讀書,雖然清苦但是平靜。

這天,姑姑來到我的公司。

「佚嫿。」姑姑叫了我一聲。

「姑姑。」姑姑是那個家裡唯一一個懂事理的人。我對姑姑也一直感激不盡,她在父母離婚之後,無數次的接濟過我們。

通過姑姑的談話,我知道了他們這段時間的經歷。爸爸在收到我的離婚禮物之後中風,在家躺了幾個月。姑姑偷偷的又做了一個親子鑒定,確認小三陳夢的兒子並不是爸爸親生 。

聽說這個消息,爺爺奶奶也相繼卧床,陳夢並沒有像我媽一樣鞍前馬後的照顧他們。

他們也曾給我來過電話,但我沒有給他們任何說話的機會。姑姑便擔起了照顧這一家子的責任,但是姑姑現在也快有孫子了,所以他今天來的目的是讓我能幫忙。

「姑姑,我知道你對我好,我爸爸和媽媽生活這麼多年,也都是你在支撐著我們。

但是你也明白我的難處,我去照顧他們,我媽媽就會不高興,相比較而言,我更愛媽媽,媽媽為我做出的犧牲,我是不可能忤逆她的。」我明確表達了我的拒絕。

顯然姑姑也是猜到了。

示意圖來源:《大債時代》劇照

「姑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我們這個家確實虧欠你和你的媽媽。」

「姑姑,你不要說了,我是不會去照顧他們的。冤有頭債有主,爺爺奶奶應該由爸爸和陳夢來照顧。 」我打斷了姑姑的話,不想再被感情牽制。

「別提陳夢了。」姑姑說道:「本來,你爸爸的意思,婚姻已經這樣了,不想被人看笑話,如果陳夢能伺候這一大家子,他就忍下這一切。

但是陳夢在你爸中風時,將你爸爸的財產都通過購置財產和金銀的方式,將現金都轉到自己的名下。公司那邊的事情更是亂七八糟 ,我一個婦道人家是搞不了的,說是現在也是一塌糊塗。所以,姑姑這次來是求你,幫幫你爸爸。」

我有些猶豫,許久之後說道:「爸爸的公司是建築公司,我不太懂,也有丁一在裡面,應該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聽你爸說因為身份的問題,現在也不能參與公司管理,好像已經是紀委的名單之一了。」

「姑姑,不是還有陳夢嗎,難倒她能看著爸爸的公司倒閉嗎?」

「陳夢啊,哎,別提了。」姑姑欲言又止,我大概猜到了其中大概情形。

「姑姑,你知道我是做家政的,平時挺忙的,爺爺奶奶那邊呢,我派個看護過去伺候他們,費用我來出。我對他們的恨不會因為他們現在變成弱者,就不再恨,如果不是你來找我,我是不可能管的,所以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

至於爸爸,他能這麼清醒,也不需要我做什麼,何況還有陳夢,不可能完全不管他的。

公司我這幾天去看看,我和王健叔叔還說的過去,我相信他應該能站在一個客觀的立場處理這些問題。」

「姑姑謝謝你了,姑姑代表老劉家謝謝你了。看護的薪水我來出。」

姑姑說道:「這些事情,我不會去給你媽媽增加負擔的,我也沒臉去找你媽媽。」

「沒事,姑姑,你們姑嫂這麼多年,媽媽一直對你都很感激,撇開這層關係,你們倆還可能是閨蜜,是朋友。我媽媽現在挺好的,對於過往她其實是忍下來了,而並沒有捨棄,她也需要你去開導開導,有時間就見見吧。」

示意圖來源:《謊言的謊言》劇照

送走了姑姑,我突然有一種幸災樂禍的開心,控制不住的笑,又控制不住的想哭。

經過我和王健叔叔的一起努力,爸爸的公司算是險中求勝,平安度過。

爺爺奶奶搬到了一套三房的房子裡。陳夢捲走了爸爸大部分的財產,還有那套別墅。爸爸氣不過,正在走法律程序追回。但是因為他們曾經的情人關係,法律支持的並不多。

幾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媽媽的電話。

「佚嫿,你現在能回來嗎?」媽媽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怎麼了,媽?我還在忙,明天有個工裝要開工,現在還在找人。」我一邊忙著手裡的工作,一邊回答。

「你忙完了趕緊回來。」

「好的。」

掛斷電話,我突然感覺不對,媽媽特別善解人意,總是擔心影響我工作,從來不會主動給我打電話,也不催我下班,一定是出事了。

我趕緊打電話給在附近讀高中的妹妹讓她請假回家。

妹妹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正開著我的破麵包車穿越這個城市最高的環城路。

「姐,你還要多久到家?」妹妹的哭聲從電話裡傳來。

「怎麼了?我已經在環城路上了。」

「他來了。」

我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上「我知道了,妹,你要冷靜,什麼事情都要等我回去,你現在是媽媽的主心骨,你不能慌,不要哭。媽需要你的保護」

我聽見妹妹回應之後,說道:「把電話給媽媽。」

「佚嫿。」電話那頭媽媽顫顫巍巍的聲音傳來。

「媽,你要保持冷靜,現在家裡就你和妹妹,你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妹妹,他如果動手,你就報警 。」我盡量讓自己不要驚慌:

「媽,你是大人,妹妹還小,你要堅強,才能保護好妹妹,帶著妹妹回房間,鎖上門,等我回去。」

當聽見了落鎖的聲音,便把手機丟在一邊,把破麵包車開的像拖拉機一樣,發出巨大的轟鳴聲,我恨不得將腳插入油箱裡。

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的狼藉,我此生最恨的那個人正坐在沙發上抽煙,因為中風,他半邊臉明顯腫大,手指頭上纏著厚厚的紙巾。

他聽見開門聲,迅速走到我跟前。

「佚嫿。」

以前意氣風華的爸爸此刻在我看來,卻似乎矮了我半截。

「你砸的?!」

「嗯,你媽媽不讓我進門,我一生氣就……」

「誰流血了?」

「你媽和你妹沒事,是我流血了。」

「這個家裡每一樣東西都是我辛辛苦苦賺錢買來的,誰給你的權利?」

我生氣的抓著他的衣領,把他推到鞋櫃上,他的腰抵在鞋櫃邊上,在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我鬆開了手。

他扶著牆喘著粗氣。

我知道我需要冷靜,暴力解決不了問題:「你來這,有什麼事嗎?」

我越過滿地的狼藉,坐在沙發上。劉超也跟著過來坐下。

「佚嫿,我聽說了,你去幫我解決公司的危機,幫著公司度過了難關。」

「事情已經過去了,不用提了,你現在身體也好了,可以繼續管理公司。」

「爸爸的公司不大,但是夠你們生活的,我知道你做清潔很辛苦,也沒有前途,你來接管爸爸的公司。」

「 你和我媽媽離婚幾年了?」

爸爸愣了,沒想到我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這幾年你都沒管過我和妹妹,你這時候來是傳承,還是立遺囑啊?

立遺囑你早了點,再說,哪天再出來個兒子和我爭家產,我承受不起,還是算了吧。你的公司你自己留著吧,我做我的清潔,挺好的。」

爸爸可能沒有想到,我會這麼直接的拒絕他的饋贈。那是一年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收入,可以抵我開清潔公司十年的收益 。更沒有想到,我會拿他的傷疤在他的傷口上再拉一次爸爸明顯是疼的,但是他此行的目的沒有達到,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沒什麼事,你走吧。」我下了逐客令。

「佚嫿,爸爸這次來,是想回來和你們一起生活。我還有兩間三房的房子,還有一間公司,我可以養活你們母女三人。我只是想讓和你們一起生活,想要你媽媽照顧我。爺爺奶奶年齡大了,也沒有人照顧。」

「你是回心轉意,還是想讓我和我媽做你免費的保姆?爺爺奶奶年紀大了,你就想著回來找我們了?這二十年你去哪了?你有房子,有公司,你為我和妹妹做過什麼?

你打我媽的時候,我就站在你的身後,我媽鼻青臉腫的時候,你想過會有今天嗎?」

我壓抑著情緒將這二十年的憤恨全部發洩出來:「爺爺奶奶沒人照顧,你來找我們了,你的小三小四呢,你的陳夢呢,你的兒子呢,怎麼沒人管你啊?」

「佚嫿,爸爸老了,爸爸知道錯了,我是來彌補的。」

「彌補?!你拿什麼來彌補,彌補,你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進門就砸東西?!」

他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萎靡的像一個將死的老頭,枯坐在沙發裡,見我不為所動,站起身來說道:「你替爸爸想想好嗎?爸爸需要你們,需要你的媽媽。」

「我佚嫿可以做保姆,但是我媽不行。你走吧,永遠不要再來。」

顯然我低估了這個老頭的決心,即使我說話再難聽,他依然死纏爛打。

前前後後折騰了兩個小時,我終於忍無可忍,推推搡搡的將他推出了家門。媽媽和妹妹顯然嚇的不輕。

後來,劉超又來鬧了幾次,非要和媽媽復婚 。每次來,都將門敲的咚咚響,為了保護媽媽,我選擇報警,我們這點家事也搞的人盡皆知。我向派出所申請了保護令,才讓這個狗皮膏藥安靜了一段時間。

我知道我媽媽還是會對他心軟,所以我並沒有將劉超往死路上逼 。後來聽姑姑說,因為工程款拖欠,公司入不敷出,再加上巨額貸款,最終還是倒閉了,他在一個工地上做保全。

因為父母的關係,我對婚姻不再有任何幻想,只想陪著媽媽過好餘生。

示意圖來源:《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姊姊》劇照

最後,我想說為人父母請你善待自己的愛人,善待自己的婚姻,如果你的自私帶來自身的短暫的幸福,請你回頭看看你傷害的人,回頭看看你的孩子,他們受到的傷害是你這輩子造的孽,你永世都無法彌補。

所以請還在婚姻矛盾中無法自拔的人,敞開你的心,好好解決你的矛盾,為了自己的餘生,為了自己的孩子,做一個對自己對家人對愛人寬容而友善的人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