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大嬸半夜狂敲門!她老公昏倒了「要我開車載他去醫院」 我果斷拒絕「隔天他兒子流淚感謝我」

十月份的天,夜晚已經很涼了,我正在睡夢中被一陣砸門聲驚醒,隱隱聽到還夾雜著一個人的叫喊聲:「林哥,聽見了沒,你快起來,我有事找你……」

我穿衣下床,打開門一看,原來是鄰居家的大嬸:

「大嬸,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覺,在這裡幹嘛呢?」

「林哥,你快跟我走,你大叔摔倒了,我自己扶不起來」。

我一驚,大叔已經七十多歲了,這一摔,可別再摔出個好歹來。

轉回頭和老婆說了一聲,就和大嬸去了她家。

大嬸家住在我家前排,走巷子卻要十多分鐘,一路上她不住聲的嘮叨:

「人老了事兒多,半夜起來上廁所,老長時間沒回來,我就出來找他,結果,倒半路上了,弄半天也沒弄起來。

本想著叫東邊你二叔的,可他又沒車,思來想去,我們村年輕的沒有幾個在家的,還是叫你合適……」

聽大嬸叨叨,我心裡就一驚:別是腦梗吧?

我爸去年就這樣,下坡的時候在路上正走著一頭栽倒就起不來了。

等路過的人發現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

如今只能躺在床上……

示意圖來源:《疫起》劇照

想到這裡我加快了腳步,幾步躥進大叔家裡,大叔倒在院子裡,全身在發抖,不知道是病的還是凍的。

我上前扶住他的身子,讓他自己動一下看看,他已經說不清楚話了:「左、左邊……」

「大叔,別急,你跟我說是不是左邊身子動不了了?」

他使勁點了下頭,忽然嘔出了一大口東西,鼻涕眼淚全流了出來

大嬸扶住他的身子:「林哥,你快搭把手,我們把他抬到屋裡去,外面太冷了……」

「大嬸,他這種情況不能動,你快先拿床被子出來給他蓋上……」

我邊動手給他清理嘔吐出來的東西邊跟大嬸說。

去年我爸發病的時候,我記得醫生說過,腦梗病人切忌硬搬動,最好的辦法是讓他平躺,頭側歪,以防嘔吐物嗆入氣管造成第二次傷害。

我給大叔裹上被子,讓大嬸先攬住他,頭向一側傾斜,把他嘴裡的嘔吐物清理乾淨。

「林哥,你行行好,用你車把他送醫院去吧!」

「這可不行大嬸,我給打119,讓醫院的車來拉吧,我看大叔的情況和我爸的病差不多……」

我打了119,順便打通了大嬸兒子小陳的電話,讓他直接往醫院趕去。

示意圖來源:《現正分手中》劇照

119來的很快,跟車醫生說:「老太太別去了,去也幫不上忙,年輕人你跟著吧。」

他不用去,我去,他只是我鄰居……」

「你去能幹啥,交錢都交不著……」

我和老婆交待了一聲,跟上了車。

去了醫院,小陳還沒趕過來,醫生說情況不大好,估計是右側腦血管大面積梗阻,得做核磁共振。

「最緊要的是要注射一種溶栓針,自費的38000多,用不用?」

這我可不敢作主,只好電話請示小陳,他接通電話說用用用,他馬上到了。

來的時候,路過小陳姐姐住的地方,一起把她也叫上了。

「你倆是得好好謝謝你這兄弟,你爸這種情況他做的很好,很理智。」

天亮了,大叔也安頓好了,有小陳姊姊照顧,小陳開車把我送回了家。

一進家門,老婆的臉上就不好看:

「以後像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破事,你少做。天還沒有亮呢,大嬸就嚷嚷的全村都知道了。

不就用你的破車嗎?都不捨得給用,非得打什麼破119,119能白給用嗎?還不得多花錢。

這錢你能給出嗎?還不是怕你大叔病不好死在你車上了,你覺得晦氣啊……」

「一大早的你胡說些什麼呢?」

這是你大嬸的原話,不信你街頭巷尾聽聽,10家有8家都知道了,剩下兩家是發懶還沒有起床的」!

我一陣無語……

我知道大嬸嘴碎,就沒想到她會這樣是非不分。

說實在的,確實讓我有點寒心。

示意圖來源:《現正分手中》劇照

「都一個村裡住著,誰不知道誰呀,她那個人就這樣,有空無心的。

我別往心裡去不就行了……」

「三人成虎,眾口爍金,怕就怕傳著傳著有些人就當了真……」

老婆仍是氣呼呼的,勸我少管閒事。

我答應著心裡卻沒有當回事,說到底都是鄉裡相親的,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剛吃過早飯,小陳又過來了:「哥你別生氣,嫂子你也別生氣,我媽那個人呀,就這樣。嘴臭,沒什麼壞心思……」

老婆直翻翻白眼:「不管怎麼說,以後這種閒事你少管!」

以後以後再說吧,再說了,清者自清,我本來就沒什麼壞意,還能怕他們說些閒話不成?

可即便是這樣安慰自己,我內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朋友們,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