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兒子同住10年!正準備去曬衣服,突然一陣天旋地轉,昏倒前看到媳婦直接走掉,醒來後發現是老伴叫救護車,住院7天沒看過兒媳身影,出院回家一推開門…我眼眶濕了

和兒子同住10年!正準備去曬衣服,突然一陣天旋地轉,昏倒前看到媳婦直接走掉,醒來發現是老伴叫救護車,住院7天沒看過兒媳身影,出院回家一推開門…我眼眶濕了

自述人:黃大媽

在兒子家任勞任怨的當保姆,到底圖些什麼啊?他們都把我的付出當做理所當然,十年了,我和老伴在兒子家都沒過上好日子。

一周前,我洗了衣服,本想去陽台上晾上,結果從沙發上起來的時候,就感覺頭暈目眩的,雖然是扶著沙發,但是身體上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我坐在地上,靠著沙發,眼睛還是半睜不醒的樣子,只看見兒媳從房間出來,然後拎著包頭也不回的走了,我本想打電話給老伴的,但是我已經意識不清了,直接昏了過去。

老伴買菜回來,看見我在地上躺著,趕緊叫來了救護車,然後又給兒子打了電話。但是就在我住院的一個星期,兒媳不管不問,兒子僅僅去看了一眼,便沒有再往醫院去一次。

老伴在醫院陪護 醒來的時候,就看見老伴憔悴的在床邊坐著,我想著自己暈倒前,兒媳看我的那一眼,心裡就難受得很,我本以為她怎麼也會上前扶我一下,但是她只是決絕的走向了門口。

我一想到那個畫面,心裡就不是滋味,有恨自己不爭氣,還有恨兒子是個白眼狼,更有恨娶了個不會知恩圖報的兒媳婦,我在兒子家免費還貼錢住了十年,當了十年的保姆。

想當年自從孫子出生以後,我和老伴就在兒子家帶孩子了,這十年來,家中的家務,兒媳從沒伸過手,都是我和老伴打理,孫子上學學費,培訓班,都是我和老伴拿錢,不僅如此,每個月還得補貼他們8千塊錢,就這樣掏心掏肺的對他們好,也沒有聽見兒媳叫過一聲媽。

我和老伴對兒子家就是熱臉貼他們的冷屁股,要不是因為兒子,這樣誰能受得了,雖然孫子都是我們帶著,但是我和老伴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孫子的一切事情都得是兒媳說了才行,就算我看不慣兒媳給孫子吃涼東西,也看不慣她打孩子。 但是我也只是在心裡看不慣,輕易不敢說出口,因為我知道,只要是我的手伸的長了。不是吵架,就是打仗。

和兒媳發生矛盾這次就是因為和兒媳發生了矛盾,暈倒之後她才不管我,原因就是,孫子抵抗力本來就差,這剛剛退了燒,兒媳就給孫子吃了冰淇淋,我只說了一句,兒媳就生氣了。

她對著孩子吼,孩子哭了之後,兒媳又在孩子的臉上扇了一巴掌,孫子瞬間就哇的哭出來了,我看了之後,心疼的不得了,馬上把孫子拉到了懷裡,沒想到兒媳一把扯了過去說:「我教育自己的孩子,你插什麼手?」

說完就拉著孩子回房間去了。 我當時就沒當回事,直接去廚房做飯了,結果等到做好叫兒媳吃飯的時候,她都不出來,還說不吃。

就這樣接連幾天我們倆都沒講話,就看著她每天都是拉著一張臉,我和老伴講了,說兒媳這幾天一直拉著臉,老伴也沒說啥,因為他也看出來了。 一直到一周前,我暈倒之後,兒媳在旁邊淡定的走過去,我就倍感寒心。

在醫院住院的一個禮拜,都是老伴兒在家做好了之後,給我送飯,兒子兒媳一直都沒有出現,那天看著老伴整天的來回跑,我說讓他在家休息休息,讓兒子來送飯。 老伴冷哼一聲說:「你想都別想了,他就是個白眼狼。」

我聽了之後,說就問老伴怎麼了,他嘆了口氣接著說:「兒媳從娘家拿來的柴雞蛋,我不知道,剛才給你做飯的時候,炒了兩個,兒子回來就問我吃的是不是柴雞蛋。」 兒子還特別囑咐老伴說,別吃那個雞蛋。

老伴說:「我又不知道那是什麼雞蛋,就順手在冰箱裡拿了兩個,兒子就這個樣子,凶的好像要吃了我一樣。」 老伴接著說:「你說我們要管他吃喝,這就吃個雞蛋還要被一頓羞辱,真的是個白眼狼。」

出院回家老伴說我住院的這一個周,兒媳一次面都沒露,兒子也不去醫院看我,整天就我在家裡耍手機,我聽了之後,心裡失望得很,就在這時我才發現,我在兒子家任勞任怨感動的就是自己罷了,其實在兒子和兒媳心裡一文不值。

到了出院的時候,老伴給兒子打電話讓他來接我,兒子卻說他很忙,不能來,沒辦法我和老伴兒在醫院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在車上我就在想,今天晚上回到家我要好好休息,讓兒媳做頓飯。

我們剛到家門口,就看見兒子他們一家三口穿得整整齊齊的,對我們說,晚上讓我們自己做飯吃,他們三口出去吃,不在家。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心裡難受的很,到家,老伴說他去做點稀飯,。我們簡單的吃點,我對老伴說,要不然我們就回老家去吧,反正孩子也大了。 老伴同意了,說明天給兒子說一聲。

兒子要賣房到了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我和老伴都睡下了,兒子喝的醉醺醺的回來了,一進家就去敲我們的房門,把我和老伴都給叫起來,說有好事告訴我們。

他說我們家的老房子,他打算給買了,然後買個學區房,過兩天就去辦手續。我和老伴聽了特別驚訝,這種大事兒子竟然自己做決定,都不和我們老兩口商量一下,被兒子叫醒,我和老伴兒輾轉反側一晚上都沒睡著。

第二天早上吃早飯的時候,我對兒子說,我們打算搬老房子去住了,兒子聽了很是震驚,但是兒媳臉上滿是埋怨,問我們怎麼好端端的突然要回老房子。

我和老伴累死累活的,都得不到兒媳的滿意,在她眼前暈倒,她都不帶扶一下的,回來之後還要把我們的房子賣了。 我和老伴趕緊收拾了東西,回了老家,我們都想清楚了,以後還是靠自己養老有安全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