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媽認昔稱「愛犬命喪水泥車」是假的!道歉揭內幕:怕遭撻伐

網紅「亞歷媽」王君萍與法國籍老公育有2名混血男孩亞歷山大和安德里(肥安),王君萍經常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一家人的生活點滴,擁有許多粉絲追蹤,然而近日卻驚爆言語攻擊其他網紅媽媽長達多年,且受害者與亞歷媽根本不認識。對此,王君萍在昨(23日)晚間除了發文致歉並還原事情始末,也提到過去愛犬之死非事實。

王君萍在2017年10月06日曾發文表示,自己在庭院打掃時,愛犬麥坤也在庭院玩耍,然而就在她開門要將垃圾搬出去丟時,麥坤竟跟著衝出去,剛好轉角有一輛水泥車開過來,麥坤當場被輾斃。當時她受到很大的驚嚇,老公接獲她的電話後,便立刻請假回家處理,她在文中自責地說道:「假如我當時沒有貪心把垃圾一次全部搬出去,今天就不會有這個意外發生了,一切都是我的錯。」然而如今王君萍卻表示,其實麥坤還活著,且生了四隻狗寶寶。

(圖片來源:臉書/亞歷山大Alexandre)

王君萍表示,攻擊事件的起因是因為受到一位同為遠嫁到國外的女子影響,對方當時是她的閨蜜,時常向她搬弄是非,心裡受到很大的影響,才會做出這些行為。而當時獵犬麥坤因為破壞力很強,不但家中用品常常被破壞,還多次弄傷王君萍和小孩。獸醫診斷後,發現麥坤有過動症狀,建議換個合適的環境,因此醫生和老公討論後,決定為牠重新找一個家。

由於當時台灣棄養議題炒得正熱,王君萍深怕因此遭到撻伐,因此那名閨蜜便建議她可向大家謊稱「不小心吃到藥」或是「被隔壁獵槍射死」等。王君萍的老公對於這樣的做法強烈反對,但她因為怕兒子難過,也怕外界撻伐,便謊稱「狗被車撞死了」,因為她認為「大家罵我失職好過被罵棄養」。

王君萍坦言:「雖是醫師評估過最好的方式,但這段時間我過得非常痛苦,我對於說謊感到內疚、對於送養麥坤感到自責,即便現在麥坤過得很好,收養牠的環境非常適合牠,牠還生了四隻狗寶寶,這件事至今都是我最大的痛。」

《王君萍臉書全文》

我犯了錯,就算現在說出事情原委,也不會改變我本人的確曾經做過錯事的事實,但我知道需要為在等我、想繼續支持我的人出來解釋。

這段時間有很多的流言蜚語,每個網紅媽媽的指責我都看到了,我不確定妳們得到什麼訊息資訊,但的確有部分與事實相反、偏頗,或趁機造假攻擊,在此,也僅交代事實,沒有要針對誰。而基於對事件所有人的尊重及法律條款,請容許我無法在此公開附上完整對話截圖。

因此只要你是任何關係人,曾經聽說什麼或是有希望釐清的狀況,甚至你覺得就是欠你一個當面道歉,都可以直接與我聯繫,我保留著2015年至2020年與她的私訊對話紀錄,不管是她來挑起我與各網紅的仇視、謊稱我主導公開霸凌發文暗諷、甚至對外謠言我叫她寫流產的事等等等,我有完整對話紀錄,我會盡我所能回答,並誠意與你說明致歉。這也將是我最後針對此事件公開說明,後續非經我本人同意,擅自將我與他人的私下對話內容截圖公開散佈,或影射散佈不實資訊留言,都將交由法律處理。

接下來,以下內容全部屬實,我願意負擔所有法律責任。

在與這位曾經的好閨密不歡而散後,這幾年我過得非常不安。也是心虛使然我很害怕,怕她拿我們兩個人才知的秘密和無話不談的內容當作武器。非常遺憾,她還是決定用她擅長的方式引發一切,且不斷出現在我的留言裡,用各種明示暗示的提醒著我「王君萍,妳有做錯事」,所以我知道我需要好好面對不能再逃避了。

約近9年多前我加入一個海外媽媽的社團裡,有天她私訊我開啟了我們的聯繫;對當時法文很爛當地也沒有什麼華人朋友的我來說,她就像浮木般的出現,自從認識她後,我們會彼此訴苦分享無法對外抱怨的很多生活瑣碎煩惱,碰到挫折時她也給我很多的支持,那段時間她在我心中佔著非常重要的地位,我非常依賴她。她真的很會鼓勵人,她曾經告訴我,她非常非常討厭網紅,但覺得我跟其他人不一樣,這真的給我很大的自信。

我們更熟後,開始多了她會告訴我一些軍人太太開粉專怎樣的很多黑暗面,我也會跟她訴苦以前曾有過的不好對待,她更常不時的告訴我,她知道哪些人在背後罵我罵的很難聽,或是為了我而去調查知道很多事,例如:像推車事件,她說認識的朋友在媒體圈,告訴她是某位網紅媽媽去故意搞我的等等。或她出版社的朋友跟她說,某位部落客與我見面後在出版社把我形容的很不堪,要我小心也同時要我不可貿然求證反而會落人把柄,她會教我反擊。(最後求證後當然都是假的)

我當時非常感動,有人如此挺自己,為了我還去做她口中所謂的”調查”,所以對她口中的那些在背後罵我及罵她的人,我完全毫無疑問的相信,開始跟著她討論更多別人的是非,像有被害妄想症一樣,覺得哪個網紅在嫉妒我們,學我們拍照寫文,別人發文就是在暗諷我們,即便我根本不認識對方,也跟著用非常不對的方式去攻擊對方,非常幼稚。跟她要好的這段時間,我是真的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就如大家看到目前所被公布的私下對話截圖。

對話的一開始,其實是一段影片她教著自己小孩,指著網紅媽媽的照片叫她鬼,我也沒尺度的接著嘲笑對方。顧著想討好她,想製造更多只有我們之間才能聊的話題,這些作為讓當時的我覺得,我對她很重要、這是屬於我們的秘密,不知不覺中我也成了那種到處找碴跟她分享的人。

直到現在,她更拿著只有她和我家人才知道秘密,不斷用不同帳號留言暗示我,彷彿在宣示,我有你最大的把柄。

很久以前因為我不成熟,沒評估好家裡環境和能力,養了一隻獵犬麥坤,我跟她抱怨不只一次我有多沮喪無法把狗教好,麥坤破壞力很強,睡墊幾乎三天就要換新,連汽車底座都咬的稀巴爛,很常撞傷我外,不小心就會撞倒咬傷還很小的阿弟,當然更無法自在放著麥坤和小朋友相處。後來獸醫診斷出牠有過動症狀,建議把牠帶到更適合牠的環境、讓牠更快樂,醫生和我跟老公討論後,決定為牠重新找一個家,但剛好當時台灣棄養議題炒得正熱,讓我完全慌了,深怕被大家覺得我是那種也會棄養動物的人,她很熱心建議我例如:不小心吃到藥、被隔壁獵槍射死等等,當時老公強烈反對我這樣做,但我除了怕阿弟亞歷難過,也怕大家撻伐,我後來選擇對大家說「狗被車撞死了」,覺得大家罵我失職好過被罵棄養。

雖是醫師評估過最好的方式,但這段時間我過得非常痛苦,我對於說謊感到內疚、對於送養麥坤感到自責,即便現在麥坤過得很好,收養牠的環境非常適合牠,牠還生了四隻狗寶寶,這件事至今都是我最大的痛。

這件事她是除了我家人外唯一知道的朋友,所以每當網路的人留言罵我,她會對我說:君萍我們都知道麥坤還好好的,別在意他們說的。我對她的依賴變得更深、更需要她。

幾年前我也老實的告訴阿弟亞歷,他們非常開心狗狗還在,直到我們重新評估過家庭環境、孩子年齡、適合養的狗種…等等所有狀況都成熟且許可後,再加上全家都太喜歡狗,才決定繼續養狗。

不過,跟她關係越來越好,也發現,怎麼舉凡我稱讚的KOL,提到誰很漂亮、誰在法國很美很會裝潢家、誰很聰明、誰的小孩很可愛…等等,都會被她反駁,她會說這個人有問題、或對方都在背後罵和嫉妒著我,甚至製造許多假象,例如指出某篇文章是在影射暗諷我等,建議我去套對方的話找出破綻,這樣就可以證明那個人有多假。

這些事每天不斷重複上演,我的心態也越來越負面,批判了許多人、樹立了非常多的假想敵和被害假象,那陣子身邊其他人只要談論到這些,我最常講的話就是,這個人討厭我,是故意針對我,都在說我壞話,他是要蹭我,我不想認識新的朋友,也覺得來者都是惡意。

直到某天,我跟大嫂一樣在閒聊分享了這些事情,她淡淡的說了一句:這些有證據嗎?
我愣了很久沒有回覆,大嫂說了一段話:妳現在防衛心感覺很重, 妳現在真的過得開心的嗎?這個朋友說的都是真的嗎?

對!我完全沒有看過,是我的好朋友告訴我的,好朋友的話怎麼會需要查證呢。我失眠好幾天,反覆看著這段時間的對話,對話中的我好像連我自己都不認識了。

我開始找她要證據,但她會說沒有存,沒有翻拍,甚至突然指責我,她說我變了;她說我變得很偏激,變得自以為是,變得高高在上、很多負面壓力讓她很受不了等,讓我非常恐慌,覺得我說錯話做錯事讓她失望了,我怕失去她,加倍討好她,她一生氣我就道歉,但衝突還是越來越多,一個不小心她就會對我的用字生氣,某天她突然打了很不像她會說的文字給我,說沒有辦法再跟我連絡,說都是我的錯,當時我很愛她,概括承受一直道歉,我像個恐怖情人難過的訊息她,直到沒有得到回應。

後來有朋友建議我去心理諮商,我知道我需要面對我的問題找回平衡,因為我知道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藉由諮詢師的幫助,我重新調整自己的腳步和矯正心態.最後我單方面發訊息給她是2020年4月,而沒有聯繫後,我也沒有再隨便批評未經查證的事。

我還是非常感謝她,以前學生時期或出社會後,忙於工作幫忙家裡,很少遇到有覺得可以無話不談的朋友,加上當時在法國,不熟悉、法文也沒有很好,對很多事容易沮喪使不上力,同在異鄉生活的她很懂我,給我很多支持。而現在,她也正在教會我人生很重要的一課,給我勇氣去正視自己過去做錯的事檢討自己。

我在這非常非常慎重且100%的誠意,對於我曾經犯過的錯、誤會或批判過的網紅媽媽們、對愛我的妳們說過的謊,我慎重的道歉,真的很對不起,讓您們擔心和失望了。

猶記得她曾經跟我說過:「王君萍你最大的優點是單純,但這也是你最大的缺點,想弄你的人,很容易就可以弄死妳。」這句話我永遠記得,是我最大的教訓,我也會開始捍衛自己不再退讓。

我的文筆確實沒有這麼流暢,這是我撰寫後,再請經紀人協助潤飾,但全都是出自我王君萍真實經歷和論述。

最後身為公眾人物,應謹言慎行、珍惜羽毛,我會深刻檢討與改進,也萬分感謝關心我的家人朋友、粉絲。再次說聲抱歉和謝謝,謝謝您們給我最後的機會看到這,非常謝謝!??

(封面圖片來源:臉書/亞歷山大Alexand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