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Victor Wembanyama最強的“對手” 是瘋狂實驗家Gregg Popovich

德安德烈-喬丹,一個接近被遺忘的名字,很多人可能早已忘了他仍是掘金一員,是兩屆MVP約基奇名義上的替補。
也難怪,掘金與馬刺一戰前,小喬丹本季只登場1次,出戰不到13分鐘。但金塊與馬刺一戰,馬刺第一節還剩2分25秒時就「逼」出了小喬丹。
不是金塊瞧不起馬刺,實在是馬刺全場48分鐘沒展現出任何競爭力,再加上掘金因為傷病少了兩名首發,邁克爾-馬龍便派上了球隊吉祥物。文班亞馬拿下22分、11個籃板、2次助攻、6個抄截、4次封蓋的神級數據,但馬刺仍以120-132慘敗,遭遇12連敗。

馬刺的目標是練等而不是贏球,你甚至不用看比賽內容,看看馬刺的先發陣容和在場正負值數據就知道。能幫助文班亞馬的特雷-瓊斯和瓦塞爾都被波波維奇丟在替補席,化身「瘋狂實驗家」的波波維奇在刻意給文班亞馬上強度,讓他經受隊友和對手的雙重考驗。

圖片
這種練等方式有用嗎?只能交給時間檢驗。
上季開始前,大家都知道文班亞馬會是2023年選秀的狀元郎,幾支重建隊摩拳擦掌準備擺爛爭搶狀元籤。但因為聯盟主席蕭華警告各隊“不准肆無忌憚擺爛,否則重罰”,包括馬刺在內的幾支球隊賽季初至少還做了做樣子,努力爭勝。
但今年不一樣,2024年選秀不是選秀大年,蕭華沒有發出警告信,馬刺已經成為大贏家得到了文班亞馬。本季,馬刺乾脆不裝了,一上來就開始擺爛。波波維奇推出瘋狂計劃,將索漢推到了一號位。
2021-22賽季,索漢在貝勒大學出賽30場一共送出53次助攻,但出現47次失誤。索漢在各種球探報告中被貼上了“全能”的標籤,選秀前考察過索漢的灰熊主帥詹金斯稱“在同等身材球員中索漢有獨特的組織能力,組織能力很突出” ,但這些評價著實有些誇張,身高2公尺06的索漢最多只能算是有一定組織能力的前鋒,還談不上什麼獨特、突出。
2022年,索漢以9號秀身份加盟馬刺,新秀賽季他作為大前鋒出戰56場,場均送出2.5次助攻,失誤1.7次,這些數據的確符合「有一定組織能力的前鋒」這一評價。
假如馬刺只是想讓索漢成長為迪奧、巴圖姆那樣的全能前鋒,這個設想還算有一定的合理性。可波波維奇在2023-24賽季訓練營前宣布,新賽季索漢將擔任先發控衛。這個消息在教練圈傳開後,大家並不感到驚訝,他們都很了解波波維奇,多年來波波維奇一直在嘗試很多新鮮、不同的東西。

波波維奇對這項瘋狂實驗也有自己的見解,他認為索漢和文班亞馬同時在場,球隊的高度和防守強度能拉滿,兩人可以大量破壞對手球權,再配合凱爾登-約翰遜、約翰-柯林斯,馬刺首發可以打出不錯的防守。
索漢和文班亞馬的組合在防守端的確有極高的上限,問題是索漢進攻端的問題拉低了馬刺的下限。正如索漢自己所言,這是他生涯首次出任控衛,放眼NBA歷史,沒幾個球員曾嘗試從大前鋒轉型成為控衛。因為缺乏控衛本能、身為控球後衛最基本的傳控技術,索漢很多時候會陷入沮喪。
因為持​​球進攻能力偏弱,索漢不具備改變對手防守陣型的能力,再加上他的傳球能力還在打磨,他給文班亞馬的傳球經常出現失誤,亦或是根本傳不進去。
索漢運控基本功遠不能跟後衛相比,持球戲份增加後,他的丟球失誤暴漲,被對手迎面切球的畫面屢見不鮮。本季當索漢持球過半場,馬刺每回合得分0.966分,索漢這一數據聯盟墊底。
本季索漢場均助攻4.4次創新高,但代價是失誤提升到了2.3次。索漢的助攻新高是以馬刺打出慘淡數據為代價的,當索漢在場,馬刺百回合得分102.7分,丟117.5分,這些數據讓波波維奇的瘋狂實驗看起來像是一場鬧劇。讓索漢轉型打控衛,看起來不如讓凱爾登-約翰遜轉型打控衛可靠。約翰遜本季場均4.4次助攻,只有1.3次失誤。
大量數據顯示,馬刺可以讓文班亞馬打得更輕鬆,有辦法讓球隊提升勝率,只要波波維奇合理布陣。數據顯示,當特雷瓊斯和文班亞馬同時在場,馬刺百回合轟下111.3分,丟103.8分,淨勝7.6分,這對組合還是很有競爭力的。但為了培養索漢,波波維奇將瓊斯扔在了替補席,到目前為止,瓊斯和文班亞馬同時在場的時間只有180分鐘。
如果馬刺讓得分能力不錯的瓦塞爾跟文班亞馬同時在場,效果雖然達不到瓊斯+文班亞馬的水準,但起碼比索漢+文班亞馬強。但自從瓦塞爾傷愈歸來,波波維奇同樣將瓦塞爾丟在了替補席,讓布蘭漢姆首發。布蘭漢姆屬於攻防都沒什麼亮點的類型,他跟文班亞馬同時在場,馬刺百回合淨負22.4分,又是一場災難。

圖片

這就是波波維奇對文班亞馬的放養式培養計劃——有利於幫文班亞馬減輕負擔的後衛統統去替補席,上一幫堵空間、不擅長傳球的球員給文班亞馬增加難度。不限定文班亞馬的位置,讓他自由發揮,根據場上情勢自行決定持球攻還是打無球。這就好比讓文班亞馬拿著不適合的畫筆在一塊空白畫布塗鴉,他可以隨心所欲,但很難交出來滿意的畫作。
目前看,波波維奇完全沒有終止瘋狂實驗的計畫。反正馬刺沒有戰績壓力。
波波維奇還在鼓勵索漢,他表示:「索漢各方面還在成長,他已經做得很好了,他對比賽的理解在深入中。他無法像克里斯保羅、斯托克頓那樣打球,他必須得做自己,我們就是幫助他如何帶動一支球隊,教他在合適的時間執行正確的戰術之類的,他得以自己的方式做到。”
包括文班亞馬也不介意波波維奇瘋狂實驗:“我們有一個長遠的視角,不需要急於求成,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終有一天會收到回報的。”
這一天何時到來?而最終的回報會是馬刺想要的嗎?現在沒人知道,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