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絕借250萬,侄子跑來質問:有錢給你兒子付頭期款,怎麼沒有閒錢?被我老婆說了一句,灰溜溜就走了

自述人:56歲的劉大叔

老話說: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現實生活裡的親戚,在你落魄時看不起你,甚至還會落井下石的踩你,在你富貴的時候又笑臉相迎,恭維你,在他們眼裡,親情狗屁不是,利益才是第一位。

作家路遙曾經說:「小時候,我們常常把親戚看得多麼美好和重要。

長大成人,開始獨立生活才知道,親戚關係常常是庸俗的。互相設法沾光,沾不上光就翻白眼。」

我是56歲的劉大叔,曾是國營企業的領導,後來成為了獨自創業大叔。

歷經歲月波瀾,也品嘗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懂得了有錢你是爺,沒錢你啥也不是。

年輕時在企業做領導,家裡的親戚隔三岔五的來串門,不是求這事,就是居住在我家到醫院看病,有的還把孩子送過來,希望能幫忙找個零時工的活幹。

改革大潮後,我們企業散了,我也下崗了,本想著回老家創業,但回去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多餘。人窮不回鄉,我沒有創業成功,還遭了一頓白眼。

回來後,我先後做過很多的工作,最後在媳婦娘家哥哥的幫助下,我創業成功,開了一家不起眼的書店,主要是供貨中小學生教輔。

那些年是掙了不少錢,也受了不少罪。自從學校改制後,我的書店也關門了,我又開始跑網約車,老伴退休了,兒子也參加工作了,日子過得還算可以。

去年,老家一個堂哥家的侄子來借錢,我說家裡現在沒有閒錢,不好意思了,讓他白跑了一趟。

其實,不是沒錢,而是我不想借給他。

當年我回老家創業的時候,堂哥是如何羞辱我,又如何在背後使壞,讓我找不到合作的人。

當我知道背後鼓搗我的是自己的堂哥後,我非常的生氣。

那年,堂哥的母親在市裡住院,他們一家好幾口人,在我家擠著住了好幾天,我還拿錢給堂哥,沒想到,人落魄了,才知道身邊的親戚是人還是鬼。

這麼多年不曾聯繫,而且堂哥家的侄子,看著也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到我家,先是查看了我的房間,然後跟我海吹,只要跟著他做,一年投入250萬,來年就能買套房。

我家媳婦是最討厭這種「空中畫餅」的人,一點也不務實,沒有踏實地去幹,掙錢?

那是騙錢的。所以,我媳婦說啥都不同意借錢,而且,當時我兒子也在談婚論嫁,我們還要給兒子買婚房。

我只能跟堂哥家的侄子說,現在沒有閒錢,讓他失望了,還說了一堆不好意思的話。

後來,我想了想,為啥要跟他不好意思呢?我自己辛苦掙來的錢,為啥要借給別人呢?

我最討厭那些不懂感恩的人,當年也是我媳婦仁慈,覺得老家人來市區看病不容易,居住在我家,從沒人給過我生活費,都是白吃白喝,最後還要給人家買東西帶走。

老人都沒有做出表率,子女能夠強到哪裡去呢?

堂哥家侄子走了以後,我給老家不錯的二哥打電話詢問,二哥說,他在老家都借了一遍了,現在還四處欠著大幾十萬呢?讓我別相信他的吹牛。

前段時間,我們和親家商議好了,我們兩家各拿出150萬,給孩子們首付百分之六十的房款,裝修我們家出,親家給他們買輛車。

那天,我們去買房的時候,剛好遇到堂哥家的女兒在售樓處工作,應該是她理解錯了,以為300萬首付款都是我們出的錢,她還笑著說我們的日子過得不錯了。

結果沒幾天,堂哥家的侄子再次上門,這次啥禮物都沒拿,上次還跟帶了一箱牛奶。

一進門,侄子就跟我嚷開了,說我這個叔叔不地道,明明有那麼多的錢,哪怕先借給他50萬應急也行啊?

我和媳婦一臉不耐煩的表情聽完侄子的話,我媳婦說了一句,這錢都是我家兒媳跟親家那邊借的,我們現在也身背債務的老人,如果你有錢,也先借我們50萬應急一下,你表弟再有幾個月就結婚了,聘禮錢還沒著落呢?

堂哥家侄子一聽我媳婦要跟他先借錢周轉,他連飯都不吃了,起身說自己還有事,說我兒子結婚一定告訴他,他來吃喜酒。

我覺得,還是我媳婦厲害,一句話就把我給救了,我被侄子一通質問都懵逼了,本來我還想跟他道歉,找些理由說一下,媳婦這一番話,估計他再也不會來了。

人啊,啥時候都是利益往來,沒錢的人連自己的至親都嫌棄,何況這個關係的親戚了。

沈從文有句話:「大悲大喜看清自己,大起大落看清朋友。」

只有身在低處的時候,才能看清誰才是真心對自己的人,誰才是佔便宜的親戚。

我現在這個年歲,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歲,肩上有了更多的責任和擔當。

少搭理那些佔便宜和勢利眼的親戚,認真地經營好自己往後餘生的生活。

不要在那些自私的親戚身上浪費時間,不值得!

人生在世,任何一種感情,看通透了,也就不難受了。親戚交往,做到問心無愧,便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