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生日宴上,爸爸當眾宣布「準備200萬嫁妝給我」另外再給一間房和車子,大嫂一聽當即就不高興了,當著所有親戚的面就威脅起了我爸媽,「錢不給我,我就拿掉小孩」 我媽一聽立刻就惱火了,下一秒媽媽說的話讓大嫂直接愣在了原地

爺爺生日宴上,我爸說我結婚要給我留200萬嫁妝,另外再給一間房和車子,我大嫂當即就不高興了,當著所有親戚的面就威脅起了我爸媽,說這錢不給她她就不替我們家生兒子。 我媽一聽立刻就惱火了,下一秒媽媽說的話讓我大嫂一聽直接愣在了原地。

奇葩大嫂

和其他重男輕女的家庭不同,我爸媽對女兒卻特別執著,有了我哥之後,就一直盼著能有個女兒 ,但因為早些年他們忙於工作,直到我哥小學畢業,我這麼個小女兒才出生。

因為我是家裡這一代最小的,再加上又是一個女孩,所以全家都很照顧我。

托我爸媽前幾十年辛苦奮鬥的福,我從小的生活條件就特別好,但我爸媽可不是那種陡然乍富的暴發戶,我們家從我爺爺那輩開始就讀書經商,家中親戚個頂個的都是學識淵博的高知識分子 。可就是這樣一個家庭,卻出了我大嫂這樣的奇葩。

我大嫂只比我大三歲,當初我哥看著人家年輕貌美,就想著娶回家當個嬌妻,因為兩個人年紀相差比較大,所以平常我哥非常寵著我大嫂,屬於那種要星星不給摘月亮的程度 。

可我那個大嫂卻多少有點不盡如人意,我們家向來不太看重門當戶對這樣的事情,所以我爸媽對我哥找對象這事也從不阻攔。

在知道了我大嫂只是一普通的農村人家之後,他們不僅沒有嫌棄她,反而囑咐我哥好好待她,給他們買了房子和車子,說到聘金那更是一點也沒含糊,我大嫂張口要100萬,我爸媽想都沒想就拿了出來。

可我大嫂卻不滿足,這些東西都拿了之後,就盯上了我的東西,只要家裡有什麼東西,她都要跟我爭一爭。

一開始她顧忌到自己在我爸媽面前的形象,就經常在我面前故意示弱,說什麼她家境一般,很多東西她都不配有,而我看她這個樣子久了總覺得心裡不舒服。

雖然我不喜歡,但為了家裡的和諧,大多時候我都能忍則忍,而我讓的久了,似乎也給了她能在我爸媽面前爭吵的底氣,這不,前不久我爺爺的生日宴上,她就鬧了一齣大的。

生日宴上出「洋相」

那天是我爺爺的生日宴,家裡的親戚長輩們早早就到了飯店,等著老人家到了之後就開席。

雖說我們家這邊沒那麼多規矩,但長輩過生日,我們這些做晚輩為了表示禮貌,是不能遲到的,所以我和爸媽一早就來了飯店。

可眼看著快開席了,我哥和大嫂才姍姍來遲。

因為周圍都是長輩親戚,我爸也不好發火,只說讓他們趕緊入座。

眼看家裡人已經面露不善,我大嫂這才慢悠悠說道:

「剛剛去給爺爺拿蛋糕了,因為是下班高峰期有點塞車,所以才來晚了。」

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我爸媽也只好忍下來,於是便讓他們坐下開飯了。

老實說,我大嫂和我平常卻很少見面,因為按照我大嫂的話來說,她只是嫁給了我哥,跟我們家沒有多大的關係,平常的來往能省就省。

這事我媽也知道,雖然心裡不太痛快,但因為這是哥哥自己挑的老婆,我和媽媽也從來不表露出來。

前段時間聽我媽說,大嫂他們最近在備孕,今天見到大嫂,發現她確實圓潤了不少,但人卻顯得更加精緻了,新用了頭髮和美甲不說,她手邊背的包也是價格不菲的名牌貨 。

飯局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家裡的人們就開始挨著跟爺爺敬酒,輪到我們家的時候,還不等我哥說話,我大嫂就率先開口說了幾句吉祥話。

別看她出身一般,但在人情世故上她比我還要聰明,每句話都能說不到人們心坎裡。

她說完之後就輪到了我,我端起酒起身,然後就主動爺爺說了賀詞。

因為我是家裡最小的姑娘,所以長輩們對我都非常和善,我前陣我剛說完賀詞,後腳他們就開始起鬨了起來。

「小靜年紀也不小了吧,是不是該給她找個男朋友了啊。」

「我們家小靜可不能隨便嫁人,那得各方面條件都不錯才配得上我們家的人!」

一聽親戚朋友這麼說,我爸也來勁了,「小靜可是我的寶貝女兒,我最大的願望就是他能嫁個好人家。我給她準備了200萬的嫁妝,絕對不會讓別人看輕我的寶貝女兒 。」

還沒等我說什麼,就聽見一旁傳出了一聲「哼」。

這聲音雖然不太大,但在宴會廳就聽得非常清楚,出這聲音的不是別人,正是我那個大嫂。

這麼多人在場我爸也不太好說什麼,只是低聲呵斥了一聲「幹什麼呢,注意一點!」

原本我爸是不想在那麼多人面前說這些事情的,但我大嫂卻並不想善罷甘休,一聽到我爸的話反而更加來勁了。

「有什麼不能說的?她一個女孩子家結婚要那麼多錢幹嘛?再說了,哪有女孩子結婚倒貼這麼多的!」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給?」

聽到大嫂這麼說,我爸反而冷靜了下來,一甩袖子就坐直了身子,準備聽我大嫂「演講」。

而我大嫂似乎也覺得當著眾人的面,我爸不好給她臉色看,於是就利落開口:

「要我說女孩子家的嫁給人家,那都是要給別人家生孩子的,自然有人家婆家人供著,我們作為娘家人不需要那麼操心,我看只需要隨便給個家電什麼的就可以了 。」

這話一出我爸徹底坐不住了「這都是你們家的那些歪理!你少拿來套在我們家身上! 」

「什麼叫你們家我們家!我早就嫁給你兒子了,按理說我才是和你們一家的人,她早晚也要嫁出去的!」

「她就是嫁出去了也是我的女兒!你嫁過來的時候我們就拿了一大筆錢給你們家,當時你怎麼不說不需要那麼多呢?」

「那能一樣嗎?我是我們家的長媳,將來要是生了孩子,那更是未來家裡的頂樑柱,到時候誰靠誰還說不定呢!」

「再說了,我不是就拿了你們家那一點點錢嗎?至於每次都拿出來說嗎!我大學畢業就嫁給你們家,我這些年為這個家的付出,難道一點都不值錢嗎?」

這話一出直接壓死了我哥想要打圓場的心思,因為早在他們結婚的時候,我哥就承諾過我大嫂,說是要好好跟她過日子,這些年雖然我們交集不多,但我一直都聽說過,我哥家裡的錢都放在大嫂那裡。

而我大嫂打從嫁給我哥開始就從沒上過班,每天拿著我哥工作的錢去揮霍 ,有時候我哥想拿點兒零花錢,我大嫂都一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似乎是看出來我哥管不住自己的老婆,我媽這個時候就發話了。

「我們家從來不是什麼重男輕女的家庭,兒子有的東西女兒也是一樣要有的。」

「你們結婚的時候,你要了100萬聘金,按理說這錢是我們給你家準備的,可你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把這錢留給你了你爸媽,說要給你弟弟結婚用。」

「我們知道了這些也沒計較,我們家條件不錯,能給得起你們,自然也給得起我女兒。」

這話一出便輪到大嫂不說話了,我們本以為這事到此就打住了,誰知還沒等我們緩過神來繼續吃飯,我大嫂就突然發作了。

只見她一邊.錘.著.肚子一邊大喊:

「這孩子我不生了!不生了!」

「生下來有什麼用!還不是給你們家倒貼用的!」

她這麼一說我們全家都是一愣。

「你在說什麼?」

只見她一邊低聲抽泣抹眼淚一邊說「這孩子我不生了!」

我媽一聽這話當即就站了起來,時刻準備著帶人去醫院檢查。

「我自己的肚子,我想有能有!」

只聽我大嫂惡狠狠的說著,那模樣倒是一點兒也不像是懷孕的樣子。

我媽一聽這話倒是真的不幹了。

「你起來我們走,有沒有我們去醫院查一查就知道了。」

聽我媽的語氣充滿著認真,這下反倒輪到大嫂不動了,只見她重新縮回了座椅上。

「 去什麼醫院啊,肚子長在我身上,我自己還不知道我有沒有嗎?」

「那你想怎麼樣呢?」我媽說。

「要我說,你們既然那麼想要孫子,那就得聽我的,妹妹嫁人之後又不跟我們一個姓,可我生的兒子,卻實打實的是我們家的親骨肉。 」

她嫁妝那麼多有什麼用,倒不如等我生了孫子,留給下一代,如果你們執意要給,那這個孩子我不生也罷 。」

這話一出就換我媽愣住了,我們幾個人互相看了一圈,實在沒想明白為什麼大嫂今天要鬧的這麼大。

原本我想開口,可我媽卻直接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我別說話。

「既然你實在不願意生孩子那就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們既然不願意生,我們也就不強求了。」

我一聽我媽說的話就知道我媽是真的生氣了,而大嫂一聽我媽的話當即愣在了原地。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媽,她大概也沒有想到我媽會這樣說,而這一頓飯,也在她的不可置信中結束了。

大嫂可能不知道,她今天所得到的一切切都源於我們家裡對她的包容,倒不是因為她能不能生出孩子,而是因為我們真的把她當一家人,而她卻仗著「一家人」的名頭變本加厲的提出一些要求,人都不是泥捏的,都會有脾氣。

看不清自己位置的人,早晚會因為白目自大翻車。

如果遇到這樣的媳婦或大嫂,你會怎麼做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