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吵架老公就叫我滾!說房子是他買的「我受氣6年」這次狠心搭車回娘家,一回家卻矇了「娘家、婆家都沒有我的位」,醒悟後做了一個決定「咬牙苦撐卻笑了」:老公再罵我我也有底氣離開了

老公怒吼道:你有本事就滾,今天出了這門,以後就再也不要回來了。

兒子坐在一邊看著我們吵架大哭不止,我想上前抱著兒子一起離開。

一想到大冬天的晚上戶外挺冷的,我要抱了兒子一起走,只有孩子受凍的份。我終究是狠心轉身拉門離開了。

和老公結婚6年,每次一吵架老公就讓我滾,說房子是他買的。他的意思我是婚後借住,房子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我看不得他那張囂張的臉,我雖然沒有出錢,這個家裡也有我的付出,為何他每次爭吵都能理直氣壯。

忽視我的付出就算了,之所以能說出這樣的話,不就是算準了我無地可去,只會像之前一樣自己出去轉上一圈,就會回頭。

我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想到了我們之前無數次的吵架,也想到了我無數次的妥協。

我坐在河邊的步行道上,找了一個路燈下的凳子坐著。看著河對面的萬家燈火,卻發現自己根本無地可去。

我突然有些傷感,為何自己結婚了,竟然變成了孤家寡人。

那一刻我看到路燈下有一對母女在散步,兩人有說有笑,在這寂靜的冬夜裡,笑聲有些突兀,也有些空曠。

我突然想起了娘家,想起了媽媽。

雖然我們母女感情不是很好,但那還是我住了二十多年的家。以前我和老公吵架,從來不敢告訴家裡,生怕他們跟著操心。

但是這次我鐵了心不要回去,第一時間想要回到娘家。

我想到了娘家我的房間,想到了母親做的燉菜。那就像是賣火柴的小女孩看到火光華亮夜空中的美好。

我說做就做,在手機上定了最後一班火車,11點50齣發,2點半到。買好了票,我火急火燎的去了車站。

自己孤身一人,連包都沒有帶。我在售票大廳拿了票,給自己買了杯奶茶就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等著。

以前總是擔心突然回家會讓父母擔心,這次我在心裡想好了理由,打算回去住上幾天。

人的心理一旦有了希望就會開始滋生出更多的想法。我一想到回家能看到久違的父母,寒冷冬夜似乎都不太冷了。

好不容易等到時間,我坐在車上閉著眼睛假寐。我想到了自己上高中的時候,家裡蓋了兩層樓房。父親把我的房間放在樓上,因為我的強烈要求,才鋪上了地磚。

父親的意思,本來為了節省錢,二樓是不鋪地磚的,只想著用水泥抹平就行了。可是因為我強烈要求,父親還是給二樓鋪了地磚。

那個家才是我真的家,即使我出嫁了,也會被父母惦記。

很快我到了車站,下車的時候,北風直往人脖子裡鑽,冷得我裹緊衣服,打了一個寒顫。

我在車站廣場上叫了一輛計程車,直奔家裡。站在家門口敲門的時候,心裡還懷著憧憬和喜悅,和老公吵架的不快早沒有了。

大半夜的開門的是父親,看到門口我的身影,一下有些呆地站著,問了一句:大半夜的,你怎麼回來了。

我怕父母擔心趕緊說了句:我路過,就回家看看。

父親開門,我擠了進去。父親讓我趕緊進客廳,客廳燒著爐子。一進去暖烘烘的,母親隔著房門問了聲:誰回來了。

我趕緊答了聲:媽,我路過,回來住一晚上。

母親一聽我的聲音,有些激動的跑了出來,身上披著棉襖直到看到我的身影才埋怨了一句:回來也不提前說一聲。

我只好解釋說:路過,就是路過。

說著他們給我到了茶,要拿點心讓我吃,我說吃過了,就打算上樓睡覺。

剛走到樓梯口:母親問我幹什麼去?

我一陣詫異地說道:我去睡覺呀?

母親有些著急地說:睡覺你在一樓沙發上睡就行了。我一臉不解地問:我不是二樓有房間,為何要睡一樓。

母親面露難色說:你不知道,你平時很少回來,你那個房間你嫂子當倉庫了。你侄子有好多東西沒地方房,都堆在你那個房間裡。

你今晚就在沙發上湊活一晚上。母親說完這話,折身進屋給我拿被子,父親有些歉意地說:你平時不回來,這房子就給你嫂子用了。

我笑了笑沒說話,這一刻才知道什麼叫婆家不是自己的家,娘家已經沒有自己的房間。

那一刻坐在爐子旁邊,突然心生悲涼,世界這麼大,竟然沒有我的容身之處,我興奮地跑回家,卻被個告知沒有自己的房間。

心裡頓時充滿了委屈,在父母眼裡,終究只有哥哥,而我這個出嫁的女兒,他們根本沒有心思去管。

我一想到自己要在沙發上睡覺,頓時十分抗拒,正抽著找不到理由,這時候電話響了,是老公。

我去了大門口接電話,電話剛接通,丈夫就在電話裡質問怎麼還不回來,我心裡頓時無比煩悶。

只好轉身出門對父母說:同事有事打電話,我要先回酒店。

我看著他們佝僂著站在門口,一轉身眼淚掉了下來。大晚上的,我坐車快3個小時候,就是想回到自己的房子。

進門一幕讓我心酸,從我出嫁那刻起,或許我回家都是這個待遇,我的房子已經成了別人的倉庫。

我從婆家到娘家,再從娘家到婆家,竟然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回城的火車上,在車站等了2個多小時,早上5點過一些,我坐最早的車回到了城裡。

那時候我就告訴自己,娘家和婆家都沒有我立身的地方,我一定要給自己掙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那時朋友結婚要去南方,她名下的有一套小公寓,說是房子要掛上賣掉。

我心動了,想買了這房子,可惜總價250萬,我身上沒有這麼多錢。我開始軟磨硬泡的和朋友談,希望她願意讓我分期付款。

朋友一開始不願意,只想快點出手。我告訴了她我坐3個小時火車回家,卻只能在凌晨冒著嚴寒返回。

卻不得不對老公低頭,我只想婚後買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

朋友被我說動了,她答應我分三次付款。頭期我借了身邊所有朋友的錢,加上自己的私房錢,湊了75萬付給朋友。剩下的175萬,我承諾3年裡付清。

這房子朋友連傢具都不要了,房子很多東西都是現成的,我拿到鑰匙的那一刻,喜極而泣,終於有了自己的歸宿。

這房子是我的落腳地,我既沒有告訴老公也沒有告訴娘家。

為了掙錢還房款,我每天下班後還要去擺地攤,周末要去兼職,身邊所有掙錢的機會,不管大小,我都要試一試。

就是為了儘快還清房款。期間,老公看上了大學城附近一套30平米的小公寓,希望我們一人出一半錢,當作投資。

被我拒絕了,因為我身上其實沒錢,卻被老公出言冷嘲熱諷,說我這些年買房沒出錢,在家裡白吃白住,如今家裡想要買房,我卻出不上力。

我已經習慣了,每次吵架都是冷嘲熱諷,好似我佔了他多大的便宜一樣。

反正我已經習慣了,就是說破天,我也不會答應拿錢去買房,原因無他,我有自己的房子,我這房子我寫的兒子名字,我不想告訴老公。

所以,我寧願自己被罵,也不會拿錢給老公。

當老公和我吵架,再一次當著我的面罵道,讓我滾的時候,我甚至都沒有猶豫。

回房間收拾了幾件衣服,拎了一個包就出門了。坐地鐵直接去了我買的房子。

我看著房子收拾整齊,把東西歸置到櫃子裡,我開始享受一個人的時光。以往每次我們夫妻吵架,因為無地可去。

每次吵完架即使再晚,我也會灰溜溜的回家。

但是從此以後不會了,那次我們吵架,我拎了行李去新房子,住了3天都沒有回家,更沒有給老公打過一個電話。

直到老公主動服軟,到公司樓下找我,希望我可以回去。我拒接了,我說我可以回去,只是房子即使是婚前財產,作為妻子,難道我沒有住的權利?

我的要求不高,唯一的要求就是讓老公以後吵架三思而後言,這個家裡我也有付出,家務我做,孩子大部分時間我帶,如果他覺得我不配住在他買的房子裡,我可以選擇離開。

老公點頭如搗蒜,一切都聽我的。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沒過多久我們再次爭吵。這次我選擇了在新房裡住一個禮拜。

不用做家務,不用管孩子,一個人瀟灑愜意,直到老公找到公寓門口,求著讓我回家。他只知道房子是我朋友的,以為朋友結婚後我在藉助,卻並不知道房子我已經買下。

我突然覺得買房子是我做的最正確的決定,如今有了房子房子,我再也不怕和老公吵架。只要他敢說讓我滾,我立馬麻溜的拎了行李出門離開。

或許正是有了這份底氣,我說話都不在小心翼翼,當我不在擔心無家可歸的時候,老公卻學會了好好說話。

一而再,再而三的離家出走且堅持不回家,讓他意識到,我不再只是說說,他再次和我吵架時,那句滾,再也沒敢說出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