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堅持AA制!我求情「父親住院想借22萬」被冷拒,婆婆突然「拿出百萬帳單」所有人安靜了

我和老公孫超是通過相親認識的,結婚前他對我百依百順,還把薪資卡也一併給了我。

他的表現讓我覺得嫁給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正確的事情,可等到婚後我才發現……這個男人真摳。

結婚後沒多久,孫超就向我要回了薪資卡,他有些興奮,眼睛裡閃爍的算計讓我內心有些不安:「老婆,我同事和他老婆都是AA制,要不我們也這樣吧?」

我當時並不想答應,可轉念一想,我的薪資是孫超的兩倍,AA制對我並沒有什麼影響,畢竟婚姻是需要兩個人共同承擔起來的。

這樣想著,我便答應了他的AA制要求,將薪資卡還給我老公。

一開始我們兩個人都只是在花費較多的事情上AA制,但是像買水、一起出去吃飯、逛街等,基本上都是由他出錢。

所以那段時間我對AA制不僅沒有不滿,反而十分爽的享受了一把「我購物,老公付錢」的快感。

但沒過多久,我就發現孫超有問題,而且還是很大的問題!

隨著AA制實行的時間越長,孫超整個人就變得越摳。像是我們出去玩,門票錢,甚至是買瓶水額的錢都要跟我實行AA制。

看到這樣的老公,我內心肯定是十分氣憤的,我不明白為什麼之前AA制的時候他不這樣,如今卻要連瓶幾塊錢的水都要和我AA制。

我深覺他有些魔怔了,更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不然他肯定還會鬧別的幺蛾子,於是我找了個機會跟他說:「老公,我覺得AA制並不適合我們的婚姻,要不然還是取消吧?」

誰知道他當即便跳腳,一副我要貪他錢的樣子,瞬間後退幾步與我拉開距離,一臉防備的說:「不行,當初不是說好了嗎?現在幹嘛要反悔啊?我不同意!」

孫超說完以後,壓根不給我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就跑,生怕跑慢了一步被我拉住找他要錢。看著他這副樣子,我氣得好幾天也沒吃下飯,而他也好幾天沒和我說過話。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我突然噁心不止,想吐又吐不出來。緩了一陣後我才突然想起來,我已經很久沒來大姨媽了。

我趕緊去醫院檢查,確定我是懷孕了。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孫超,孫超也很高興,給我買了一大堆東西。

那一刻,孩子的到來讓我忘記了AA制的不愉快,更讓我以為,孫超會改!

因為孕吐反應嚴重,我很快就辭了職。這樣一來,我就沒了收入。本想跟孫超拿錢,結果對方還是那句話:AA制。

於是,整個孕期包括生產以及後期找月子的錢,全部都是AA制,我的積蓄都花沒了。

更過分的是,在我爸病倒住院的時候,我向孫超要錢,他居然不給。沒辦法,我只能眼含淚水,語氣哀求的說道:「孫超,就當是我借你的好不好?你借給我22萬,我一定會還你。」

我原以為我都這樣了,孫超肯定會借,結果他卻語氣很堅定,絲毫不退讓:「不借,你連工作都沒有,哪來的錢還我?既然當初說好了AA制,那父母也是各管各的。」

這一刻,我只感覺渾身的血液冰涼,涼的我都快結冰了。都說「一夜夫妻百日恩」,可孫超卻能狠心至此!

我找朋友借了錢,安頓好我父親以後,就回家裡找到正在看孩子的孫超,跟他提了離婚。他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

我剛想和他大吵一架,手機就響了。看了看是婆婆打來的,我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接:「妮妮啊,我晚上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你過來吃吧?」

我原本不想那麼快就告訴婆婆離婚的事情,可是既然她打來了電話,那就現在告訴她吧:「媽,我不去了,我要和孫超離婚。」

婆婆在電話那頭的音量瞬間提高,震得我耳朵疼,她說:「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離婚啊?」

我把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跟婆婆說了,孫超在一邊也沒有反應。

我說完以後很長時間,婆婆都沒有說話,像是在思考該怎麼說,過了一會她開口:「你晚上和孫超來,我治他,你放心!」

晚上我和孫超帶著孩子一起去了婆婆家,兩個人相安無事的吃了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公公在逗孩子,婆婆在收拾碗筷。

過了一會,婆婆拿著一張紙走到孫超的面前,上面是他從小花的錢,包括今天這頓晚飯的錢。

孫超看完後有些疑惑,不明白婆婆為什麼要給他這個。婆婆看著兒子,眼神中滿是生氣與恨鐵不成鋼,連帶著語氣也很沖:「你不是喜歡AA嗎?這些都是你從小到大花的錢,一共180萬,給錢!」

孫超瞬間瞪大了眼睛,可能他覺得婆婆是瘋了,但他沒敢說出來,只是從沙發上起身,手握著紙條,站在婆婆的面前開口道:「媽,我只是和瀟瀟AA,又沒和你們AA,你們這是幹什麼?」

公公此時輕蔑一笑,語氣不善的說:「和瀟瀟AA?你也好意思說出口,兩口子過日子,是能AA的嗎?什麼事都分的那麼清楚,這日子還怎麼往下過?」

孫超低頭想了半天,像是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他將紙條放下,從錢包裡拿出一張卡給了婆婆:「喏,這是90萬,剩下的以後還你們。」

然後孫超又來到我的面前,拉起我的手,滿臉愧疚的說:「對不起老婆,是我鬼迷心竅,以後再也不會和你AA了,我的薪資都給你。」

我看著這樣的老公,似乎時光一下子就回到了還沒結婚的時候。那個時候的他就是如此,恨不得將全天下所有的好東西都給我。

我正陷在回憶裡,婆婆卻一把將孫超推開,然後把提款卡放進我手裡:「兒媳婦,這錢你拿著。以後這臭小子再惹你生氣,你就告訴我,我來收拾他。哪怕是為了孩子,也先別離婚了。」

我看了看在公公懷裡的孩子,他還那麼小,確實需要一個完整的家。更何況現在財政大權又在我手裡,給孫超一個考察期也未嘗不可。想到這裡,我點了點頭同意不再離婚。

婆婆和公公都笑了,而我和孫超對視了一眼,看出他眼裡的悔過,更加放心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