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退休金2.7萬!住兒子家帶孫子8年 某天無意看到兒媳「手機通訊錄裡我的名稱」立刻收拾離開

現在的年輕人,他們工作忙碌,多數都要依靠老人幫著帶孩子。好多老人在兒女家帶孩子的時候,出錢出力幫助兒女的小家庭。老人不怕吃苦,不怕受累,只求得到兒女的尊重和認可。

張阿姨今年63歲,她退休後,把老伴留在家裡,千里迢迢地來到了兒子家帶孫子。這一待就是八年,這八年中,張阿姨花光了自己的退休金,把身體也累出了一身病。她自以為勞苦功高,兒媳婦肯定會對她感激不盡,非常尊重。可是有一次,張阿姨無意中用兒媳婦的手機打電話時,卻發現了自己在她手機里通訊錄名稱,那兩個字非常刺眼,張阿姨很委屈,當天離開了兒子家。

63歲張阿姨的自述:

我今年63歲,已經在兒子家帶孫子八年了。

我是55歲那年退休的,退休前我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退休的時候,我的退休金只有5000來塊錢(約2.25萬台幣),後來慢慢的漲到現在,6000來塊錢(約2.7萬台幣)了。

我和老伴兒都是從同一個單位退休的。他的退休金比我高300塊錢(約1335台幣),按說我們拿著不低的退休金在縣城裡,可以過著悠然自得的晚年生活。

但是在我退休幾個月後,我剛想和老伴出去旅遊的時候,兒子和兒媳婦卻給我打來了電話,他們讓我去幫著帶孫子。

我左右為難,兒子家在南方一個城市,他們只讓我去帶孩子,也沒說讓老伴和我一起去,把老伴一個人扔在家裡,我真的不放心呢。

這些年我們夫妻倆從來沒有分開過,我們彼此相依相靠,現在到了年紀大了,卻突然得分開,真讓人不適應。

老伴寬宏大量,他安慰我說:「你放心地去兒子家帶孫子吧!等他上了學你回來,那時候我們就可以安度晚年了。」

我也想通了,帶孫子也是大事,我只得含淚告別老伴,踏上了南下的列車。

到了兒子家的時候,兒媳婦已經把次臥給我收拾出來了,床上鋪的是嶄新的被褥。

兒媳婦一口一個媽叫著,叫得我心裡暖暖的。我在心裡告訴自己,兒媳婦這麼孝順,我在兒子家也得好好表現。

老姐妹對我說過,她們在兒子家帶孩子,兒媳婦都不愛搭理他們,把他們當做空氣一樣。

兒媳婦對我不錯,在家裡的時候,她經常和我聊天,說說她單位的事,有的時候還我和我一起逛街買衣服。

當然每次買衣服的時候,都是由我去幫她買單,我也不介意這些,不就是花幾百塊錢買件衣服嗎?又沒把錢花給人家。

我這個人很勤快,一點也閒不住。

在兒子家裡,每天早晨五點我就起床,我躡手躡腳地打掃衛生,我怕影響兒子和兒媳婦睡覺,年輕人覺多,他們睡得晚,我心疼他們,就讓他們晚起會床。

打掃完了衛生,我就趕緊去小區附近的早餐店買回早餐。

兒媳婦愛吃豆漿和油條,兒子卻愛吃籠包,我還得跑兩個早餐店,才能買回他們可口的早餐。

兒子和兒媳婦上班後,我就給孫子做輔食。我從網上學到了做輔食的好多方法,我做的輔食孩子特別愛吃,我很有成就感。

孫子在午睡的時候,我就趕緊給孩子洗衣服,我這個人愛乾淨,看不得孩子的衣服上有一點點髒東西。

我出去買飯買菜的時候都是由我掏錢。我剛來的時候,兒媳婦曾經問過我,想給我留點生活費。

可我覺得別那麼生分了,反正我的錢早晚也是留給兒子家的,還倒不如提前花給他們,讓他們高興呢。

我不是那種腦筋古板的老人,這些年,我和老伴兒已經攢了30來萬塊錢(約135萬台幣)。我們的退休金也不低,養老足夠了。

所以我在兒子家裡花錢,毫不在乎。

我在兒子家裡出錢出力,幹活又非常麻利,把裡裡外外打掃得非常乾淨,廚房裡我都給擦得錚亮。

那個周末我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我讓兒媳婦請親家過來坐坐,親家是當地的,親家母沒有工作,男親家的退休金只有2000來塊錢(約9000台幣),為了和親家和和睦睦的,我知道他們手裡錢不多,我經常送他們禮物,我有時會給兒媳婦的母親買條絲巾,或者給他父親送個剃鬚刀。

那天我特意做了親家愛吃的蒜泥魚和炸裡脊,我還出去買了兩瓶紅酒,大家趁著周末的空閒時間,好好樂呵樂呵。

親家身體不太好,好幾個月沒有來了,他們來了以後,一看我把家裡打掃得這麼乾淨,窗戶都給擦得照出人影。

親家嘖嘖稱讚地對我說,你太能幹了,比保姆和鐘點工強多了。

兒媳婦介面說道:「我婆婆就是一個合格的保姆,而且還是一個帶薪的保姆呢,她把6000塊錢(約2.7萬台幣)的退休金都補貼給了我們,天天給我們家裡做飯,打掃衛生,我婆婆來了,我們才真的享福了。」

聽了兒媳婦的話,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兒媳婦聽上去是在誇我,感謝我來幫他們忙,但是她說我是一個合格的帶薪的保姆,我突然覺得這句話不那麼中聽。

我給兒子家出錢出力,憑的是一腔熱情和滿腔的愛心,我和保姆可不一樣,我是長輩啊!我幫他們是情分,按說帶孫子不是老人的責任。

先不說錢不錢的問題,保姆只是拿錢幹活,而我對兒子一家處處疼愛,兒媳婦怎麼能把我和保姆相提並論呢?

我真的搞不清兒媳婦說這些話是為了誇我,還是在損我。

我不是一個小氣的人,雖然我心裡也不高興,但是我還是把不愉快的情緒壓在心裡。

我滿面笑容地陪著親家吃完了這頓午飯。

吃完飯的時候,親家去了客廳裡,在那裡喝茶吃水果。

兒子有事出去了,我覺得兒媳婦應該幫著我收拾一下碗筷,然後我好快點坐下和親家聊聊天。

沒想到面對滿桌子的杯盤狼藉,兒媳婦就像沒看見一樣,她坐在客廳里和父母嘻嘻哈哈地說笑著。

平時的時候基本上是我一個人收拾碗筷,有時候兒子看到我累了,也會幫著我收拾。

可是那天我覺得兒媳婦應該幫我洗碗,畢竟親家在這裡。

我只好一個人收拾了一大盆子碗筷,在廚房裡忙活了半天。

當我終於把廚房收拾好了,來到客廳的時候。親家說他們得回去了,家裡還有點事就不在這裡玩了。

他們走的時候,兒媳婦把我剛剛買的一個榴槤給親家裝上了。

這個榴槤我花了385塊錢(1850台幣)買的,本來我打算吃完飯的時候,我把這個榴槤打開,分成兩半,給親家裝上一盒榴槤帶回去,其餘的我們吃。

我特別喜歡吃榴槤,平時我不捨得買,那天知道親家要來,我才出去買了這個榴槤。

看到兒媳婦把整個榴槤給親家帶走了,我的心裡很失落,我已經提前給兒媳婦說過,每家一半,看來在兒媳婦的心裡,我遠遠不如親家重要。

人上去年紀了,就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間我在兒子家待了已經八年了。

這八年,每年老伴來住個十幾天就回去了,有的時候我趁著兒子和兒媳婦休年假的時候,我也回去住一段時間。

本來我們商量著孫子上了小學以後,我就回家。

可是兒媳婦卻不想讓我走,她剛剛提了一個部門的領導,她說公司裡事很多,她沒有時間接送孩子上下學,就讓我繼續待在這裡。

我也不好拒絕,我和老伴商量了一下,他說那你就在那裡再待幾年再說吧!讓我們慶幸的是,那幾年老伴的身體還不錯,我也就不用太擔心了。

我每天都要給老伴兒打幾個電話,問問他幹什麼去了?吃的什麼?

那個星期五的晚上,我給老伴兒正打著電話,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手機突然自動關機了,怎麼也打不開了。

兒子讓我不要著急,他說明天就是周末,不用去公司上班,他給我去修手機。

周六的早上,兒子把我的手機拿出去維修了,維修店的人說讓他過一兩個小時去拿手機。

由於頭天晚上我和老伴正打著電話,手機就出了毛病。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我小姑子的兒子要結婚,我和老伴兒想商量一下,給他們送多少喜錢合適。

我就要過了兒媳婦的手機,給老伴兒打了一個電話,我們在電話裡說了半個多小時,老伴說我好長時間不回家了,小姑子想讓我們一起去喝喜酒,可是我說我還得接送孫子上學。

給老伴打完電話,我想把手機的屏幕給關了,要不浪費電。

我低頭找屏幕按鍵的時候,我卻無意中看到了兒媳婦的通話記錄。

有一個人的名字,竟然是:張媽。

我心裡一動,兒媳婦把誰給備註了張媽?

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點開了通訊錄,看看到底這是誰的號碼?

可是不看不知道,這一看把我驚到了。

張媽那兩個字的下面,赫然是我的電話號碼。

我只覺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我把手機放在了沙發上,轉身就走進了臥室。

我躺在床上,心裡五味雜陳,我在兒子家盡心儘力地幹了八年,我做的工作和保姆相比,有之過而無不及!

我竟然連一句婆婆都沒有換來!兒媳婦完全可以把我備註成婆婆啊!

我兒子姓張,她把我備註成張媽,那意思我僅僅是她老公的媽媽,在她心裡,我這個老太太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兒媳婦平時對我不錯,一口一個媽叫著,也從來不給我甩臉子看,我真不明白她有沒有把我當做親人。

我6000塊錢(約2.7萬台幣)的退休金全部花給了他們,我人又這麼勤快,讓他們無可挑剔,難道兒媳婦不感動嗎?

這八年,由於我天天幹活,一住不住,本來我的血壓是正常的,可是現在血壓也升高了,還天天腿疼,腰疼。

我頸椎犯經常病,頭暈眼花,嘔吐不止。可是我把身體的病痛都悄悄地一個人承受了,在兒子和兒媳婦的面前,報喜不報憂,他們覺得我無所不能,就像年輕人一樣不知疲倦。

沒想到在兒媳婦的眼裡,我只是張媽!我付出的這一切,真不值得呀!

我想好了,我要離開這裡,我要回家,我要過屬於自己的日子,這幾年在兒子家裡,我真的失去了自我。

我全心全意的為兒子家付出,到頭來我只是掙了個張媽的名分。

我走出臥室,兒子給我把手機拿回來了。兒子說讓我先用著這箇舊手機,等他發了工資的時候給我買個新的,我的心裡稍微有了一點暖意,兒子還是體諒我的,但是沒有阻擋住我要回家的腳步。

這時兒媳婦說他們想去飯店裡吃午飯,在小區的南面剛剛開了一家餐廳,說是那裡的特色菜很好吃,讓我也一塊過去嘗嘗。

我推脫說頸椎有點不舒服,頭暈,你們去吃吧,我不去了。

他們走後,我趕緊收拾自己的東西,打車去了區間車站。還好,我順利地買上了回家的區間車票。

上了區間車以後,我給兒子打了電話,我告訴他我要回家,我不想待在這裡了。

兒子非常意外,他知道我突然離開,肯定有特殊的原因,他問我為什麼要走?我只說我在這裡已經待了八年了,我該回去陪老伴兒了。

兒子是個細心的人,他馬上把我的手機裡轉來了2000塊錢(約9000台幣),讓我在路上用的。

坐在區間車上,望著車窗外飛速後退的景物,我心潮起伏。

其實,我離開兒子家有些晚了,孫子上幼兒園的時候,我就應該離開他們家,孫子在幼兒園中午不用接,兒子和兒媳婦打緊時間,就能帶孩子了。

可是我心疼兒子和兒媳婦,想替他們多分擔一點,就在他家裡又多住了好幾年。

看來,父母過多地為兒女付出,不一定是好事,只能讓他們習以為常了。

我付出了這麼多,在兒媳婦的心裡竟然只是一個張媽!

兒媳婦把我備註成張媽,其實說明了我和她之間是疏遠的。

雖然兒媳婦對我還不錯,但是她這個備註還是傷了我的心,我需要的是他們的尊重和認可。

可能有的人會說我太玻璃心了,想得太多了,不就是那麼一個備註嗎?平時兒媳婦對我也不錯,何必要這樣去計較呢!

朋友們,如果是你們遇到這樣的事的時候,你們會離開兒子家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